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

杨康将佩刀递在了怀恩手里,双眼一挑,便是千手人屠彭连虎那般的角色都觉得脖颈一凉——若真的比杀气,他们这些江湖人,无论如何也是比不过沙场上的将军的。不过如此一来,众人却又想起了杨康的箭术,只要他的近身功夫有箭术的一半好。那么,那书生此举,怕是就要偷**不成蚀把米了。

杨康到是坦然,直接就走到了书生身前一步之遥,这点距离,对于书生这般身手的武林中人来说,与没有也没什么不同。

“你倒是个孝子。”书生笑了笑,放开了完颜洪烈,倒也大方的没有立刻制住杨康。

“爹,没事吧?”杨康扶住完颜洪烈,先去看他脖子上的伤,还好,虽出了血,但比起杨康给其余四怪的那一刀,真可谓是皮肉伤了。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射雕之拱手河山

完颜洪烈摇摇头,握住杨康手臂的手紧了紧,也不推脱,径自朝着另一边去了。

“这位世子~殿下~请吧,委屈您先与我在这小棚子里等着。待你那王爷的爹安排好了,那自然也是一切都好了。”书生伸手朝小棚子一直,对杨康道。这也是他不知道那四怪如今那般凄惨,都是杨康的手笔,否则绝不会给杨康如此的好脸色。

杨康点头,昂首便走进了小棚,半点也不像是被挟持之人,一进去就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了。桌上还有备下的茶水,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灌进了肚中。

“你这小子还真有趣,若你不是个金人,不是个朝廷里的人,我倒是想要与你结交一番。”书生坐在了杨康对面,看着他笑了。

杨康依旧面容平静,辨不出他如今到底是何想法,只是看了书生一眼,继而说道:“待事情妥了,叫我。”竟趴在桌上睡了!

“欸欸??”书生一愣,顿时哭笑不得。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射雕之拱手河山

杨康若是想反抗,这书生确实是困不住他的——虽然是近身搏斗,杨康比武功他比不过书生,但即便是江湖里最下三滥的无赖,也比不过杨康知道的yīn招多,那都是从沙场上你死我活之间练出来的。

但是,杨康暂时不想走。因为他想借这个机会,把郭靖送走。而若是郭靖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世,那就算郭靖是未来的抗元英雄,他却也只能无耻一回,杀了他灭口了。

杨康此时也不是真的想睡觉,而是在捋顺自己的思路——他想事情的时候表情太……怕书生误会,所以干脆趴着,让他看不见自己的脸。

“别睡了,别睡了,走了走了!”不知过了多久,书生推着他肩膀叫道。

杨康抬头,活动了下肩膀,站了起来:“那书生!”

“在下妙手书生,朱聪。”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射雕之拱手河山

“原来是书生前辈,妙手空空可是有辱斯文。”原来杨康记着这群人里有个本事极高的偷儿,虽记不住是谁,但也一直防着,金银之类的丢了还罢了,他官身的印玺佩绶要是被摸了,那可就麻烦了。

“你堂堂世子,怎地如此小气?”

“书生前辈,想来前辈绝非是小气人,既如此,还请将晚辈财物赐还。”

朱聪一咧嘴,不过既然杨康已经做了“晚辈”,他倒是也不好继续把东西藏着掖着。回到桌边一抖袖子,乱七八糟的东西铺了一桌:“我分不清都是谁的了,你自己找吧。”

“多谢前辈。”

“这个可不是你的!”朱聪指着一个上好的翡翠镯子。

“这是我娘的。”杨康收到自己怀里。

“……”

“这个也不是你的!”朱聪又指着一枚田黄石印章。

“这是我爹的。”

“……”半晌后,朱聪不耐烦的敲敲桌面,“行了吧?”

“多谢前辈。”杨康将自己找出来的东西整理好塞进怀里,拱手道。

这次朱聪却不像刚让他进小棚时那般客气了,抬手点了他穴道。杨康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点穴,只觉得被点中的穴道一麻,他的胳膊就能动了。朱聪站在他背后,右手扣在了他咽喉之上,左手按住他肩头,两人便以这个姿势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