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把她的双腿举高_偷听来超色

杨老师端过来水说「来吧,把屄洗乾净了,等下好肏。 」「我要你给我洗。」女人撒娇的说。

「好,我洗就我洗,好长时间没给洗过屄了,来。」女人走到水盆前面,半翘起那滚圆的大腚,屄门朝向後面,我看的不亦乐乎,她的屄毛不是很多,仅在腿间有那麽一小撮。杨老师温柔的撩水洗自己女人的屄,与其说洗屄,不如说是在抠屄,杨老师的手指抠弄的水准还真高,不一会她老婆屄里就出水了,嘴里也哼哼唧唧,大腚扭呀扭的。杨老师一看到时候了,拿毛巾把老婆的屄擦乾净後,就抱她上了床,然後自己脱个精光,粗大的屌挺在前面,他刚要上床,他老婆说「把灯关掉吧。」杨老师刚要关灯,又想起了什麽。对老婆说

「你先尿泡尿吧,别等一会又给肏的尿在床上。」「嗯。」女人应了一声。

杨老师就拿过尿盆放在地上,「我抱着你尿吧。」「嗯」杨老师像抱小孩那样抱起女人,由於女人打张着双腿,所以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屄,还十分的红嫩,不一会从屄里喷出一股尿柱,哗哗的冲到尿盆里,黄黄的尿柱在灯光下显成了金黄色,十分好看。

「用点力尿啊,把尿都尿出来,别像上次那样尿一半,女人用力的尿着,我清楚的看到她在用力的收缩屄门,想把所有的尿都挤出来吧,过了一会,尿柱没有了,但还有一滴一滴的尿往下滴,最後女人说」俺尿完了,咱们肏屄吧。「「好,肏屄,我早等不及了。」

杨老师把女人抱上床,又回身关掉了灯,屋里马上一片漆黑,我细心的听了起来。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把她的双腿举高_偷听来超色的快感(繁体与简体)

「他爹,这次可苦了你啊,有两个月没肏俺的屄了吧,想不想啊。」「咋不想,我天天都想肏你的屄啊,你想不想我啊。」「咋个不想啊,俺整天都想你的大屌呢,想的俺屄里整天水汪汪的,裤衩子常湿透了,恨不得飞到你这里,让你的大屌把俺的小屄肏透,肏烂,啊,啊,想死俺啦,来吧,越猛越好,肏死俺吧,啊,啊,肏烂俺的屄吧,啊,啊。」「真是好屄啊,这麽多的水啊,好久没肏了,舒坦,真舒坦啊,」杨老师肏的还真猛啊,估计是憋久了,一上来就狂肏狂捣,床吱呀的大响,他老婆叫的更是夸张,我担心会不会把玻璃震碎,杨老师肏的他老婆屄里那是咕唧呱唧乱响一气啊,这时我想周老师肯定也听的到,於是过去一看,差点笑出来,周老师光个大腚耳朵正贴在墙上听杨老师肏屄呢,一边听一边用手抠弄自己的屄,弄出好多淫水,我还是回来听杨老师肏屄,他越肏越猛,床咣咣的响,屄也呱唧呱唧的响,他老婆像哭一样的叫唤。好一阵子,终於没有了动静,只剩下两人沉重的喘气声。

我又转身来到周老师的窗边,看来她也抠完了屄,正在那里撩水洗屄呢,我又回来,杨老师休息完了在和老婆聊天呢。

「他爹啊,你真是越来越猛啊,俺都有点扛不住啦。」「我肏屄的功夫还行吧,主要是时间久了没肏,所有才这麽猛。」「这要是刚破处那会,还不让你肏死啊,平时没屄肏你怎麽办啊。」「有什麽办法啊,只有干熬着吧。」

「要不是有两个孩子,俺早搬来和你一起住了,老天真是不公啊,让咱们这麽好的人年轻轻的守活寡。」

「唉,慢慢的熬吧,总会有出头那一天的。」

「唉,对了,俺看隔壁住了个女老师,这麽年轻。你们不会有什麽事吧。」「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种人,放心吧。」

「我知道你不会,可让你为了俺受这麽多的苦,俺心里难受啊。」「好了,别难过了,我不在意,吃这点苦怕什麽啊,来,咱肏屄吧。」「咋?这麽快又硬啦,越活越年轻啊,啊,你慢点啊,这麽大的屌想戳死俺啊。」

床又吱呀吱呀的响起来,这次杨老师肏的很久,足足有半个小时才完事,我看夜深了,就回家睡觉了。後来杨老师还真的和周老师有了事,那当然是肏屄的事啦,要不两人乾柴烈火的能有什麽事呢。

那年我爹娘去县城有事,让我在二叔家住了几天,那时二叔才三十多岁,几乎天天和二婶肏屄,他家又没有房门,只有门帘,我听的那叫一个爽啊。我和堂妹在西间住,婶和叔在东间,晚上刚睡了一会,我就听见婶说:「瞧你急的,等会再肏啊,山子还没睡呢。先摸摸吧,」

「也是,山子不小了,别让他听到,摸摸也好,水出多了肏起屄来也舒坦。」「你个死鬼,轻点抠啊,上次把人家的屄都抠痛了,还没找你算账呢。哎呀,你个死鬼,越叫你轻点你越用力啊,啊,死鬼,你洗手了没有啊,下次再不洗手,不让你的脏手碰俺的屄啊,哦,哦。死鬼。」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把她的双腿举高_偷听来超色的快感(繁体与简体)

「好好,等会我好好伺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