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过了李世民的杀局,避过了武则天的报复,他

李勣,本姓徐,名世勣,字懋功。投唐后赐姓李,李世民死后为避唐太宗李世民名讳,去掉“世”字而单名勣,故正史中名为李勣。




李勣原本瓦岗义军魏公李密手下将领,他投唐未见唐高祖李渊之时,就给了李渊一个极好的印象。


唐武德元年(618年),李密被王世充用计打败,李密投降了大唐,其原有土地部众掌握在李勣手中。后来李勣决计也归降李唐,但自己没有向李唐献出土地和士众,而是转让给李密献给李唐。他对派往长安的使者说:“人众土宇,皆魏公有也。吾欲献之,是利主之败为己功,吾所羞之也。”


使者到长安,李渊听说李勣无降表上奉,只有给李密的信,感到奇怪。使者说明李勣让李密出面献土地人口名册的本意,李渊叹服道:李勣不背旧主,不妄邀功赏,真是忠纯之臣。于是赐徐世勣姓李,将征讨平定虎牢关以东的重任交给了李勣。


李勣降唐后多立功劳,官职也不断升迁。到唐太宗李世民晚年,他的爵位为“公”,官职为太常卿、同中书门下三品。


李勣追随唐太宗多年,唐太宗对李勣恩宠有加,称他为国家的长城,他有病服药需胡须,李世民竟亲自剪自己的胡须为他和药。


当然,李世民深知李勣的才能,李勣也深知李世民的为人。




李世民临死,对李勣做了一次考验。李勣的表现将决定自己的生死。


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99年)四月,李世民又一次行幸翠微宫(唐贞观二十一年在原太和宫基础上重行修建的离宫,地点在终南山),患了痢疾。


五月戊午(99年6月29日),在翠微宫病重的李世民忽然下了一道诏书,命李勣离京去做迭州都督。迭州是北周时才开拓出的一个郡,因那里群山重叠而名迭州,治所在今甘肃迭部县境,离长安一千三百多里。


李世民突然将宠臣李勣派往这样远恶之地,真正的用心是考验一下李勣。


他对随侍的太子李治明白交代了真正目的:“李世勣才智有余,然汝与之无恩,恐不能怀服。我今黜之,若其即行,俟我死,汝于后用为仆射,亲任之;若徘徊顾望,当杀之耳。”


李勣站到了唐太宗暗中安排的岔路口上:马上赴任,将来可做职位隆重的从二品官尚书仆射;徘徊观望,说明他心地不纯正,在帝位更迭时心怀叵测,这样的人不能留给年轻的皇帝,临死的唐太宗就要杀掉他。


李勣窥破了李世民的这种以机数待他的用心,接到诏命后,没有回长安家中,而是径直离开翠微宫就前往迭州赴任。


唐高宗即位后,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李勣连连升官,最后终于升到尚书左仆射。


李勣凭自己的智术识破了李世民临终对他的考验,化险为夷。




三年以后,到唐高宗永徽四年(653年),李勣位至司空,正一品,即官阶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


到永徽六年(655年),李勣的仕途又面临一次考验。


唐高宗李治迷恋其父的“才人”武媚娘,即后来的女皇武则天。将已出家为尼的武则天迎回宫中,拜为昭仪,到这时又要废掉王皇后而拜武氏为皇后。


按当时的道德标准,唐高宗这种做法近乎荒唐。而顾命托孤重臣长孙无忌、褚遂良和侍中于志宁、司空李勣是唐高宗此举不可逾越的障碍。


长孙无忌也是李唐的开国元帅,是唐高宗李治的亲舅舅,这时已官居太尉。他对废王皇后立武则天为皇后持坚决反对的态度。


为此事,唐高宗和武则天先是亲到长孙无忌家,当面封长孙无忌宠姬所生的三个庶出儿子为朝散大夫(文散官,从五品下),并无端赏赐他金宝缯锦十车,请求长孙无忌同意,长孙无忌仍固执己见。


接着唐高宗和武则天分别派出亲信朝臣,武则天还让自己母亲亲到长孙无忌家中,多次游说请求,长孙无忌还是不答应。


这时,武则天已在朝廷安排下爪牙许敬宗、崔玄义、袁公瑜等人,这些人或为立武则天为皇后大造舆论,或专门刺探消息,诬陷斥逐那些对废立皇后之事持反对意见的人。武则天本人又用计陷害王皇后,王皇后已背上了害死武则天生女并用巫蛊之术谋害皇帝的黑锅,李治已下了废立皇后的决心。


所以,从朝廷整个形势上看,废王皇后、立武则天为皇后已成不可逆转之局,长孙无忌等人再反对已是螳臂挡车。


永徽六年九月的一天,退朝后唐高宗李治召长孙无忌、褚遂良、李勣、于志宁入内殿。


四人情知还是要谈废立皇后的事。


褚遂良表示自己出头力谏,宁可自己被杀,也不能让长孙无忌和李勣被杀,因为那样会被后世认为皇帝昏庸杀了亲舅舅和大功臣。


李勣在这关键时刻却借口有病躲开了。




当天因褚遂良、长孙无忌仍坚持反对意见,废立皇后之事议而未决;第二天,又议及此事,褚遂良表示宁肯不做官也反对皇上这样做,李治大怒,命人将哭拜在地的褚遂良拉出去,武则天则在帘后大声说:“怎么不扑杀这个老东西!”


其他朝臣或面谏,或上奏章谏阻此事,唐高宗铁了心,一概不听。


几天后,一次李勣入朝,李治问他道:“朕欲立武昭仪为后,遂良执以为不可。遂良既顾命大臣,事当且已乎?”


李勣既不表赞同,也不明白表示同意,把球又踢给了唐高宗李治:“此陛下家事,何必更问外人?”


李勣的这句话,在后世有很大影响。后来权臣往往学说此语以避免正面回答皇帝欲废立皇后太子的难题。


李勣的这两句答话,实际上是表示了自己的同意态度,促使李治最后下定决心。


于是,在将褚遂良贬为潭州(治所在今湖南长沙)都督后,十月己酉(655年11月16日),唐高宗李治下诏废掉了王皇后,五天后正式立武则天为皇后。


李勣被任命为册后礼使,亲手将立后册书交给武则天。


此后,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反对立武则天为皇后的人,都先后被武则天害死。


李勣则一直位极人臣,寿终正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