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樱桃挤出来姚璐,无翼乌全彩之调教大全

可老婆身体单薄体弱多病,老顾当年正是如狼似虎,每晚老要在老婆身上发泻几次,瘦弱的老婆哪里经得起他的折腾,没两年就病死了。从此老顾就过着寂寞难耐的孤单生活。


老顾也想再找一个女的,可是因为家里太穷,自己也没志气,又死过一个老婆,所以没有正经的姑娘肯嫁给他。


后来老顾在远房亲戚的帮助下进了一家老牌工厂,生活也得到了安定,本来也可以再找个正经人家结婚过日子的,可是老顾觉得自己现在是铁饭碗了,眼光也高起来了,他做梦都想找个月匈部鼓鼓的大姑娘。


可别人介绍的不是年纪太大,就是瘦不拉机的,一点也不对自己的胃口。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一晃都五十好几了。


后来那些媒人都嫌他太挑剔,暗地里觉得老顾生理有问题,也懒得帮他说媒了。


说起来老顾也是个老实人,见了漂亮女人就嘴巴发抖,浑身不自在。自己又不会追女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美女被别的男人娶走。


就这样不知不觉浑浑呃呃的过到了现在,前两年老顾提前办了退休,每月都有不低的退休金,再加上以前单位分的一套老房子,生活还过得去。


可老顾退休后每天没事可做,闲着无聊,就在附近的一所二类大学旁边开了个小卖部,其实也不是想赚大钱,主要是可以每天和年轻人打交道,可以让自己的心理年轻一点,更主要的是可以看看女大学生,过过眼瘾也好!


2


第二章春光乍泄

就这样老顾每天在小卖部里卖卖东西,看看美女。每当看那些年轻男女搂搂抱抱经过小卖部的门前,老顾总是羡慕得不得了。


那些穿紧身衣的女大学生来来往往,个个都是貌美如花,青春飞扬,上鼓下翘,看得老顾直口水,恨不得冲上去抱一个使劲的搓一顿。


有时候看得忘形了,竟然都忘了做生意,买东西的人要喊几遍老顾才回过神来。


老顾的小卖部主要是卖零副食,而女生又是都喜欢吃零食,所以时间一长,老顾也接触认识了不少姑娘,可把老顾美得不得了。特别是今天刚入学的一个叫方芳的女生,可把老顾的魂都丢了。方芳是个农村考入大学的女孩,读书成绩很好。本来考上的是一类名牌大学,由于家里穷所以只好上了这个二类的大学。


方芳长得身高腿长,乌黑的长发,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雪白的皮肤,更要命的是她那鼓的月匈部,老顾每次看到她都恨不得扑上去在她上抓两把。


方芳的身材也好,微微有些丰瞒,正是老顾喜欢的类型。老顾每天都想,要是老子能和她来一次,就是死也值了。


有一天下午,天热人稀,老顾靠在店里打瞌睡,蒙中听到有个清脆的声音在喊伯伯,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小芳,不由得眼前一亮。


原来今天小芳没什么课,所以来老顾这里买水喝,只见小芳今天穿着得体的碎花连衣裙,梳着整齐的马尾长发,弯弯的眉毛,明亮的眼睛,婷亭玉立地站在自己面前。


老顾不由得看呆了,马上说:“小芳,外面这么热还是进来坐坐吧?”自己马上去冰箱拿了一瓶绿茶给她。


小芳说:“我一般都是喝矿泉水的。”


老顾说:“女孩喝点绿茶对身体好,我知道你家境不太好,这瓶算我请你的,谢谢你肯陪我这个老家伙说说话。你不知道我一个人有多么孤单。”说完脸上出悲伤的神情,看得小芳竟然都有了一丝怜悯的心情来。心想钱伯伯还蛮可怜的。


看来我不喝的话他会更伤心的。就冲老顾一笑,说:“好了钱伯伯,我喝就是了,谢谢你。”说完想扭开瓶盖,可是由于力气太小一时竟然扭不开,不由得搞得脸通红。


老顾看了赶忙一伸手就想把绿茶接过来帮小芳扭开,不想由于心急一下子把小芳一双白嫩的小手都握到了手里,老顾一辈子哪里摸过这么雪白娇的小手,一阵温软的感觉从手心传来。


小芳的手突然被老顾握到,吓了一跳赶忙了回来,虽然知道老顾不是故意的,可毕竟头一次被陌生男人摸手,脸一下就红了。但是并没有生气。老顾赶忙把瓶盖扭开,把绿茶递到小芳的手里。


小芳接过来就张开鲜红的嘴喝了起来,老顾看到小芳微启香唇,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一口一口的把绿茶抿了下去,看得老顾喉头发乾,恨不得小芳把水都吐到自己的嘴里。


小芳喝完后把茶放到桌上,准备和老顾说说话,安慰安慰一下老人,不能白喝人家的水吧。小芳发现老顾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由有些紧张,一不小心把桌上的绿茶蹭掉了,一骨碌滚到桌下。


小芳马上起身弯去捡,不料绿茶正好掉在老顾的座前,由于小芳穿的是敞式裙子,刚一弯腰老顾就看到了她胸前的一片青光,只见两个雪白丰满的半圆形包子随着小芳弯身的动作挤到了一起,老顾甚至一下子看到了一边的头,粉红色的头在她白色的内衣里若隐若现。


老顾一辈子哪里见过这么美的青光只觉得浑身的也兽血沸腾。下身的强烈的肿涨。一时间难受无比。


小芳捡起绿茶,才发现自己走光。不由得羞涩得脸通红,慌忙说“钱伯伯,对不起。我有事先回寝室了,改天再聊。”说完慌忙离去了。


老顾半天才回过神来,脑子里闪现的是方芳那胸前的雪白,看了一下四周没人,赶紧掏出打起手来。


由于脑子都是方芳那白嫩的肌肤和那对丰满的上围,很快的老顾就一泻千里了……自从那次小芳走光事件以后,小芳就很少来老顾的小卖部,每次来都是买完东西就马上回寝室了。老顾唉声叹气以为方芳不会再理自己了。他哪里知道五十多岁的他,即将来告别老光棍的时候了。


令他魂牵梦绕的小芳马上就会委身于他的身下,让他姿意……


3


第三章假意关心方芳的病情

这天傍晚,老顾正准备关店回家。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定睛一看,竟然是令他魂牵梦绕的方芳。只见她神情恍惚,不像是来买东西的。


老顾关切的问“小芳,看样子好像你不是来买东西的。你有什么事吗?”可方芳低着头吐吐的,又想离开可又不原离开的样子。


老顾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把方芳拉进店来,然后关上门对她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钱伯伯好吗?我一定帮你的,相信我。”


方芳听了老顾的话说:“其实我是想来找您借点钱。我有急事。”


老顾听了心想,她在这里又不认识什么人,能有什么急事呢。便对小芳说“小芳啊,借钱可以,但你要告诉我是什么急事可以吗,现在外面坏人那么多,我是怕你被骗了。”


小芳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说“其实我借钱是去看病,我这几天身上不舒服,今天去附近的医院找大夫看了一下,大夫说我得了一种病,需要做穿刺。大概要一千多块。他说不及时治疗的话会恶化的。


我很害怕,我爸妈都在农村种田,肯定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我想找您借,等我治好后到暑假时我就去打工还给您好吗?”老顾听了之后脑子一转,自己不是一直垂涎她的身体吗何不趁此机会把她骗到手,嘿嘿!老顾计上心来。


老顾装着关切的样子,对方芳说“小芳啊,你能告诉我你得的具体是什么病吗?现在外面有的医生黑心得狠,没病都说你有病,说不定你是受骗上当了。再说我以前学过点中医,你有没有病我都可以诊断出来!”


方芳突然脸红起来,扭扭捏坦的说“那个大夫说我得的是乳房肿块!”说完脸更红了。


老顾一听心说,好你个黑心医生,哪里有少女得这个病的,一般女孩子的胸摸上去里面有些硬硬的都是正常现象,等结婚哺后自然就好了。自己的年轻时的老婆也是这种现象。


老顾想了一想马上严肃的说“小芳啊,我以前也学过中医,像你这个病啊说重也不重,不一定要穿刺的,再说穿刺是拿一大针刺进去,多疼啊。其实还有别的办法可以治疗的。”


方芳是个天真单纯的女孩子,哪里会想到老顾的计谋。一听说不用穿刺,不由得生出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来,马上问钱伯伯“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治疗啊?帮帮我好吗?”


老顾说“我虽然不是专业医生,但是对中医学还是很精通的。一般女孩子得乳房肿块,是由于气血于积,经脉堵的缘故导致毒气于结于前。需要上通肺气,下通肠气,只要打通此二气,你的病就好了!”


方芳见老顾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忙坐到老顾的身边说“那太好了,那您知道这个气怎么通吗?帮我通一下好吗?我都不想去做穿刺,听说很疼的!”


老顾见佳人主动坐到身边,不由得心大起。心说自己不能太急了,以免方芳看出我骗她的破绽就完了。


想到这里老顾正襟危坐,严肃地对方芳说“小芳啊,俗话说医者父母心,你是个好女孩,我也不希望你受到病痛的折磨。我也希望自己能治好你的病。如果能治好的话我也不会收你的钱,毕竟我不是专业的医生,只是不忍你受苦。


但是这个通气的方法说白了就是类似于做人工呼吸的样子,你要想清楚,上通肺气是由于你的肺毒已经扩散到了口腔,病毒主要是附依你的舌头上,需要用专业手法帮你出来。而下通肠气,是由于你已到了生理成期,女人一到生理成期就要和男人进行房事,不仅是完成生儿育女,更重要的是可以调节身体平衡。也就是通下气。你和男人进行过房事吗?”


小芳听了这些理论,不由得羞涩不已,脸通红。忙摇头道“没有。”


4


第四章单纯的她相信了

老顾故意做出恍然的表情说“哦,怪不得。你下气不通,气血于积在,所以得了这个病。我先帮你检查一下口腔好吗?小芳。”


方芳听了,赶忙张开双,闭上眼睛,她哪里知道她即将要落入一个下老头的魔爪。


老顾托起小芳的下巴,只见方芳眼眸已闭,朱微启,鲜红的小舌头在口腔内微微动,唾在牙齿周围分泌,看得老张血脉张,老顾趁机一手按在方芳的肩头,轻声的说“小芳啊,你把舌头伸出来好吗,我检查一下看有没有病毒”


话没说完,方芳的舌头就伸了出来,上面沾唾,有一滴甚至滴到了老顾的大腿上,老顾又说“唉呀,小芳啊,你的舌头上有不少病毒啊,你看上面有几个小白点,依我多年的经验来看应该是肺毒,需要通气治疗。”


小芳一听睁开眼睛,焦急的对老顾说“钱伯伯,我舌头上的毒多不多啊严重吗?”


老顾看到方芳那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一阵心虚,但事已至此,老顾故作严肃地说“小芳啊,你舌头上的病毒比较多,如果不及时用毒机出来的话会越来越严重的,但是毒机只有省人民医院才有,并且治疗一次要五千多块。不太好办啊。”


小芳信以为真,不由得脸色大变,绝望的哭了起来。


老顾故意拍着她的香肩安慰说“小芳不要哭嘛,天无绝人之路,我手头有些积蓄可以借给你治病,但也只是杯水车薪,又怕你压力太大,其实这个毒还有种方法可以出来的,你知道一般人如果被毒蛇咬到了,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嘴毒,因为每个人的嘴里都有一种可以杀菌的酶。


我可以帮你这个毒,但又怕你嫌我老头子太脏,所以一直不敢说,又怕你误会我占你便宜,唉…”


方芳听到这里不由得左右为难,半喜半忧,喜的是自己舌头上的病毒可以免费的出来,忧的是被这个老头子用嘴吸出来,实在是太恶心了。不由得犹豫了半天。


老顾一看知道自己有机会得手,赶忙又说“小芳啊,你也不用着急,我还有几万块钱的退休金,本来是留着养老送终的,我明天就全部取出来给你看病,你也不用推辞,这完全是我自愿的,其实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非常亲切,就好像我的女儿一样。我一生无儿无女,只要我帮到你了,以后我死了你念我的好,我就瞑目了。”说完竟然还挤出几滴眼泪。


女孩子都是心软的动物,听老顾情真意切的表白,方芳竟然非常感动,她没想到,和自己非亲非故的老顾心肠这么好,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花掉他老人家的养老顾。


想到这里,方芳连忙说“钱伯伯,您真是个好人,我不会要您的养老顾去看病的。我也不会嫌您脏啊什么的,只是您这么大年纪了,如果把病毒到您嘴里的话,那您不是也要生病,我于心何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