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季丨留下的老兵精神,带走的独家记忆

1966年11月,在天安门城楼上。一名意大利记者问朱德元帅:“您想身后留下什么样的名誉?”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他一语作答:“一名合格老兵足矣!”


一声“合格”,铿锵有力;一声“老兵”,情真意切。“老兵”,这个词包涵了太多。老兵们虽然即将退伍离开军营,但他们仍然坚守在各自岗位上,全身心为集体贡献力量。今天,让我们走进东部战区31112部队,记录老兵们在岗位上勤勉工作的身影。


“作为一名警卫员,哨位就是我的战场”,无论严寒酷暑,警卫哨兵们都坚持高标准站在三尺哨位上,守卫首长机关的安全。他们堪称是战区机关营院的“电子警察”,开启“365+24”模式,严查营门过往车辆和人员,确保营区安全稳定。警卫执勤是他们的使命和职责,警卫无小事,事事见忠诚。“在位一分钟,站好60秒”,伊光捷时刻告诫自己,虽然即将退伍,也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坚守住自己的阵地,留下最美的回忆。


“重大执勤高标准,比武场上拿名次,聚光灯下展风采,全面发展素质硬”,这是战友们对王红强的评价。两年军旅生活的锻炼,使王红强从一名普通羞涩的地方青年成长为一名坚强果敢自信的革命军人,在训练场上是嗷嗷叫的“小老虎”,在班级生活中是大家的好兄弟,在文艺晚会的舞台上是最耀眼的明星。王红强在向连队党支部递交的决心书上这样写道:“在最后的日子里,我将一如既往地干好本职工作,为连队贡献出最后的力量。”


因受岗位编制的限制,丁希银年底即将退出现役,从军16载,他对军营有太多的留恋与不舍,尽管知道自己无法留队,他仍然郑重地向党支部递交了留队申请书。在连队,还有很多像丁希银这样的老同志,他们勤勤恳恳、无怨无悔,为部队奉献了自己的整个青春,在军旅的最后时光里,依然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接受组织挑选,正确对待走留”,是每个人内心的真实写照,他们用实际行动向大家诠释了什么是“老兵”应该有的样子。


由于表现突出且有计算机方面的特长,窦智在战斗班排待了不到一年就被选调到机关公勤人员岗位。到机关工作后,肯吃苦、爱学习的他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先后在机关当过文印员、保密员、公务员,在每个岗位上都干得很出色。窦智还坚持利用点滴时间复习文化知识,立志去院校学习深造。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几天他终于收到了军校的录取通知书。距离去学校报到只有一个多星期了,窦智每天白天在机关工作,晚上回到连队后主动和战友们一起加班制作老兵退伍纪念光盘,虽然很忙碌,但他一点都不觉得累,他在思想汇报中这样写道:“我是一名老兵,不管去哪里,无论在哪个岗位,都要不辱使命。”


“每一样菜品所含的营养元素有哪些,每一种调味品有哪些作用,哪些菜品不能混吃?”这是炊事员易洋经常问班里新同志的问题。酸甜苦辣,调出人生百味;刀勺板灶,搭起人生舞台。炊事工作没有那么轰轰烈烈,但每一道鲜美可口的佳肴也都凝结了炊事员们辛勤的付出。大家深知:“我们虽然不直接参与打仗,却保障打仗,把首长机关保障好就是提升战斗力!”临近退伍,易洋最大的担心就是怕自己走后影响保障水平,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自己所掌握的炊事技能更快更好地传授给战友。


去年冬季,战区开始实行被装精确申领供应保障模式改革试点,作为战区军需仓库管理员的刘舜,在当时面临了不少困难,新系统的操作使用、物资被装的分类存放、物流方式改变后的协调对接等等,这些问题让刘舜常常彻夜难眠。当时已确定将要退役的他,完全可以向组织提出更换岗位,由其他人来接管负责这些工作,但刘舜选择了迎难而上。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的努力,他克服了一个个困难,终将相关工作理顺。经初步统计,当前全战区个人被装适体率达到98%以上,改革试点工作的成效初见端倪。当然,这其中的艰辛只有刘舜自己清楚。即将退役,刘舜已把相关业务工作顺利交接给了其他战友,现在他可以骄傲地对自己说:“老兵,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


人这一辈子总要去一些地方,经历一些事情,认识一些人,才能成长。穿上迷彩、踏入军旅,经过钢铁的锤炼,经历风雨的洗礼,心是淡然的、平静的,军营的风雨早已把那不安分的心打磨光滑,曾经的轻狂也被打进背包捆成了“记忆”。很想谢谢当年的自己,因为那满腔热血,才成就了现在的自己。脱下这身军装,但情谊未曾改变,脑海里还不断回想这些年的点点滴滴。


还想在八一军旗下一起宣誓,做单位“四合”的先锋者


还想在纪念碑下庄严宣誓,去寻找信仰的力量


还再想在比武场上努力一搏,拿名次、争荣誉


还想再参加一次骨干集训,把带兵的能力练的更过硬


还想和战友一起在节日战备,守护战区机关营院安全


还想再去检查一次军车,让安全行驶的嘱托牢记心间


还想再打一次棍盾术,提高警卫执勤能力


还想再参加一次队列展示,立起军人形象好样子


还想和战友一起学习雷锋精神,争做时代新雷锋


还想在聚光灯下,和战友一起演绎我们自己的故事


还想和战友紧急扫雪从深夜到天明,第一时间恢复营院秩序


还想再外出参观见学,学习新本领,操作新武器


还想再去看看整洁的营房,那个我生活多年的地方


当脱下这身穿了几年的军装,


用颤抖的双手摘下帽徽、领花、肩章时,


晶莹的泪花会打湿我的眼睛


因为热爱,所以更爱;因为不舍,所以伤感。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如果说二年、五年像一场梦


再多的不舍,我们也会在梦醒之前悄然离开这里


然而不管我身在何处,


退伍不褪色,换装不换志,离队不离心。


无论在部队还是地方,


老兵对党和国家的忠诚不会变,


老兵的信仰和信念不会变,


老兵对军队的感情不会变。


我永远会牢记我是一个兵


一个勤务保障战线的兵


但请祖国相信,请战友们放心


若有战!召必回!


(图片:蔡宜臣 许雪奇 邵陆勋 窦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