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破3亿,陈念和小北同下地狱这确定

《少年的你》上映破3亿,曾国祥导演估计也没想到,这部命运多舛的电影能爆到这种程度吧?


《少年的你》剧组


曾国祥在访谈中说:刚刚拍完《七月与安生》的时候,监制许月珍跟我说收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问我有没有兴趣。看了故事大纲之后自己特别兴奋,觉得是我一直想要找的题材。一开始在想整个电影风格时,特别希望它能拍得很现实,关注青少年的成长。我希望这个电影能很现实地反映现在很多高中生、很多年轻人经历的东西。所以一直希望无论是拍摄风格,还是我们故事里面的所有要讲的事情,都尽量跟现在经历高考的学生尽量接近。我们希望在电影里面看到的少年很真实,我希望能表达他们成长的痛,跟他们的热情。


他这样想的,他做到了。


1胡小蝶和魏莱

迷茫、焦虑、压力和欺凌、暴力

胡小蝶


胡小蝶是懦弱的,她不堪忍受魏莱帮的霸凌,在即将要熬出头的几个月前,在最美好的年纪,选择自杀,她也曾想过跟陈念交朋友,但陈念却“不需要”。她不是没想过自救,最后的挣扎“她们一直在欺负我,你们为什么不做点什么?”


而陈念只能在胡小蝶死去后给她最后的体面,她说:胡小蝶应该不想这样被看到。


陈念


“要么被人欺负,要么欺负人”,胡小蝶的懦弱注定她是那个被欺负的人,在影片里我们没看到胡小蝶的家长是怎样的状态,但欺负人的魏莱妈妈说:魏莱不会这样,她跟别人不一样,胡小蝶的家长是什么身份?她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差?魏莱很单纯,她不吃亏谁吃亏。


这时,魏莱的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她知道做错的事,总有妈妈兜着,哪怕警察找到家里,她也不会有什么事。


魏莱霸凌组


正是魏莱妈妈的这种纵容、溺爱,导致她女儿有恃无恐对同学的霸凌,对家长老师、警察的撒谎成性。而作为魏莱的爸爸,眼里打给只有分数、成绩,因为 已经有一年没和女儿讲话了。


2 陈念

内向、自卑、弱小、倔强要强

陈念


陈念的妈妈明明知道自己卖的面膜有问题,却说自己也是受害者,对于女儿她也无能为力,只能让陈念熬到毕业就好了。


班级群里疯传妈妈被人追债的消息,本来就内向的陈念只能默默流泪,疯狂的撕碎大街上贴满讨债的画报。


陈念能做的就是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一定要考到北京,被欺负就忍着,忍无可忍就打回去。


她的理想是,“我们一定可以肩并肩走出去”


陈念和小北


3 刘北山

偏执、自我否定、不期而遇的温暖、朦胧的爱情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陈念和小北


小北内心深处,也是自我否定,自卑的人。一边吃肉包子,一边挨打。然后被母亲抛弃。他无力改变世界,在底层挣扎,只觉得弱肉强食,只有欺负人和被欺负两种人。想抗争都不知道要如何抗争。


“她没什么本事”,是小北对母亲的认知,平静的背后压抑着被抛弃的怨恨和痛楚。


小北诉说母亲


王尔德说:我们虽然生在阴沟,但总有人仰望星空。小北看到陈念笔记里的这句话,心里有所触动。


刘北山偏执的觉得被打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打回去。陈念是第一个问他疼不疼的人,他给陈念的承诺是: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


他是善良的,和小偷对抗,在陈念被警察保护的那天早上,小北把雏菊绑在了她走过的路上的栏杆边。


他的伤痛被陈念慢慢治愈,他要做保护她的那个人。


小北保护陈念


电影结尾,陈念拉着女孩送她回家,小北默默跟在身后,阳光落在他们身上,正是印证了那句话——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


4 郑易警察的“为你们好”

陈念问怀孕的女警察: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这样的,你放心把你的孩子生出来吗?女警察楞了。


小北和陈念


中年警察说:人长大了才学会同情。默认了校园欺凌的普遍存在,也到出了作为警察做为大人的无可奈何。


年轻警察郑易用自己的手段哄骗陈念,还原了整个事件,陈念和刘北山本来一个上天堂,一个下地狱的结果,变成了一起下地狱,这对于他们俩来说就是好的吗?这个问题很有争议,为什么在胡小蝶自杀这件事上无能为力,喜欢睡觉,在魏莱的死这件事上偏执的追求正义?


这世上本没有公平,也许这才是现实!


陈念探望小北


关于这个悲剧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社会、法律的缺失、家庭的缺位、教育的缺损,让人心总的恶被放大。


校园施暴者有两类,家庭条件不好的和家庭条件好的,家庭条件不好的施暴者往往不会太欺负那些好学生,一是因为好学生是老师的宝,施暴成本高;二是他们觉得学习好是前途,而他们自己的前途差不多就 是被学校开除,最后混迹于社会的底层。


小北


另一种家庭条件好的,则会更肆无忌惮一些,他们施暴成本低,学习好在他们眼里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是,大不了赔钱,转学之后又是一条好汉,长大以后差不多就是一个斯文败类。


警察郑易的做法有争议,我们无法得出他对胡小蝶案的放弃,和对魏莱案的执着追求正义是对还是错,但《少年的你》让这样的问题呈现到大众的视线里,这就是电影成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