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墓兽·鲛人泪:姑获鸟与永泰公主的千年之谊

文 | 蔡骏


《镇墓兽·鲛人泪》上市,秦北洋重回白鹿原,历经多次生死考验的他与九色,这次又将面对什么?


本周开始,我将会为大家摘取书中的章节进行分享,与你们一同阅读精彩故事,揭开镇墓兽之谜……





第一章 永泰公主


永泰公主因难产而死,姑获鸟镇墓兽继承了永泰公主的遗愿,将别人的婴儿偷窃到墓中抚养。秦北洋意外救下了石椁中的婴儿,万万没想到救下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永泰公主,李仙蕙,也是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女。


“皇上”应是唐中宗李显,她跟白鹿原唐朝大墓里的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属于堂姐弟关系,都是武则天的孙辈。永泰公主十五岁时,嫁给武则天的侄子武延基。


此时,武则天宠幸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权倾朝野,秽乱纲纪。中宗长子李重润、永泰公主驸马武延基,私下发了几句牢骚。谁知这私人谈话,竟被密探报告给张易之兄弟,又传到女皇耳中。


年老色衰的老奶奶,竟是颜控,听信花样美男,丝毫不顾祖孙情分,将孙子李重润、孙女永泰公主、孙女婿武延基,三个少男少女召入宫中,当场毙于杖下!呜呼哀哉!


《新唐书》说永泰公主与驸马是被祖母武则天缢杀的,《旧唐书》记载更狠,女皇将三个孙辈交给他们的父亲李显处置。做过大唐皇帝的李显,在老娘的淫威下胆战心惊,居然咬牙将儿子、女儿、女婿一并勒死,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不过,这墓志铭里却是这样写的——


“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槐火未移,柏舟空泛,珠胎毁月,怨十里之无香;琼萼凋春,忿双童之秘药。女娥篪曲,乘碧烟而忽去;弄玉箫声,入彩云而不返。呜呼哀哉!以大足元年九月四日薨,春秋十有七。”


意思大概是驸马先行遇害,永泰公主受到惊吓,悲伤欲绝早产,“珠胎毁月”而死,芳龄十七岁。


几年后,神龙政变,中宗李显复位,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被处死。当年枉死的李重润被追封为“懿德太子”,李仙蕙被追封“永泰公主”,死后极尽哀荣,她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坟墓被冠为“陵”的公主,规格等同于帝王。


严格来说,这不是永泰公主墓,而是永泰公主陵。


她还是唐朝小皇子李隆麒的堂姐——上辈子的小姐姐。秦北洋一步步走向后室,仿佛回家,里面有许多哥哥、姐姐、嫂嫂、姐夫,还有叔伯、舅父,甚至爸爸与妈妈……


地宫后室。


九色的琉璃火球,率先照出墓室上方穹顶。秦北洋揉了揉眼睛,惊觉怎么看到满天星斗,难道地宫敞开成了露天深井?


不对!这是画出来的天象图。


东有三足金鸟象征日,西有玉兔象征月,中有灿烂银河,但绝非胡乱绘画,每一颗天体都有相对应的位置,远不止二十八星宿这么简单。


琉璃火球在地宫中转了一圈,墓室中心有一尊石椁。有着精美的庑殿顶,中间两扇石门,各雕一名守门侍女。顶部刻着一对鸳鸯,张开羽翼,相向飞舞,说明棺椁里葬着一对小夫妻。


而在破碎的石棺台阶上,竟然盘腿卧着一头鹿和一只猫。


鹿。


梅花鹿,明显已经成年,但头上没有角,应该是一头母鹿。


秦北洋看到鹿头在转动,胸口微微起伏,双眼发出幽暗的光,眼眶里闪着一汪泪水……


它不是雕像,也不是镇墓兽,而是一头活生生的鹿。


猫。


黑猫,不晓得多少年纪,黑得像一团炭球,黑得像一层地狱。


那双闪闪发亮的猫眼,既像核桃仁,又像蓝宝石,难以形容到底是什么颜色。


对了,宛如欧阳安娜的眼眸!


它也不是雕像,更不是镇墓兽,而是一只活生生的猫。


喵呜……


黑猫叫唤了一声,带有几分警告。


秦北洋陷入恍惚,这是在做梦吗?闯入武则天的孙女——永泰公主墓,结果撞上一头活鹿和一只活猫?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九色,这尊小镇墓兽的体内,不也有一头活鹿吗?


倏忽间,石椁之中响起哭声。


这哭声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即便是在地宫出生长大的秦北洋。


棺材里的十七岁公主在哭?


不,这年龄不是十七岁,也不是七岁,恐怕最多七个月了吧?


婴儿的哭声……


永泰公主的墓志说她“珠胎毁月”难产而死,难道这就是杀死公主又胎死腹中的孩子?中国民间所说的“鬼婴”?暹罗国妖术“古曼童”?


这声音如此真实,就跟这头母鹿一样,绝对不是幻听!


石椁的大门敞开了。


秦北洋半蹲下来,掏出十字弓,借着琉璃火球的亮光往里看去……


两扇石门之中,端坐一位美少女,正是刚才半人半鸟的怪物。她披散长发,裸露双乳,背后已不见了翅膀,身上也不再有一根羽毛。而在她的脚边,扔着一领缀满羽毛的袍子,依稀有翅膀的形状,又缺少了一小块。她已伤痕累累,胸口有被三眼铳打穿的三个洞口,还有被琉璃火球烧穿的痕迹。


婴儿的哭声,就是从她怀抱中的襁褓发出的。


秦北洋相信根本没有婴儿,襁褓空空如也,或只是个假人,哭声是少女妖怪发出的。


然而,半人半鸟的怪物,却在悉心照顾婴儿,轻轻拍打襁褓,暴露在幽幽的光线下。


石椁中的婴儿。


眼前不是幻觉,耳边不是幻听,真真切切的,如假包换的,一个小婴儿。


七八个月大小,皮肤白皙粉嫩,双眼分外明亮,看到不速之客的秦北洋。


刹那间,婴儿似乎认得他,不哭了。


这是……再看半人半鸟的怪物,再看襁褓里的孩子。


秦北洋的脑海闪过三个字——姑获鸟!


==================================================




第二章 姑获鸟之冬


乾陵侧畔,永泰公主墓,姑获鸟镇墓兽。


秦北洋恍然大悟,想起两年前的留日生涯,在京都嵯峨野,安倍晴明墓所背后的“妖怪博物馆”,看到过一只姑获鸟的标本或干尸。


姑获鸟本是失去孩子的孕妇冤魂,穿上毛衣即为飞鸟,脱下毛衣即为女子,常常偷窃别人的幼儿抚养,以至于会被误认为人贩子。


永泰公主李仙蕙难产而死,奉帝命为她建造镇墓兽的秦氏墓匠族,利用公主生前遗物种魂,造出这尊惟妙惟肖的姑获鸟镇墓兽。


一千两百年来,这尊姑获鸟陪伴着永泰公主与驸马的遗骨,忍受母子一尸两命的痛苦,思念腹中未能出生的孩子。


此墓多次被挖出盗洞,虽然盗墓贼都被姑获鸟消灭,却给了它逃出地宫,完成墓主人遗愿的机会——就像传说中的姑获鸟,去偷窃人家的孩子来抚养。




果然,秦北洋觑到地宫角落里,有无数小小的骨骸,分明是小婴儿的头颅骨,还有迷你型的股骨、胫腓骨、琵琶骨……


姑获鸟本无害人之心,却造成别人骨肉分离,婴孩白白命丧地宫!这恐怕不是永泰公主在天之灵所愿吧。


此时此刻,姑获鸟怀中的小婴儿,必是附近的农家孩子,最近刚被它偷窃到地宫抚养。


“交出孩子!”


秦北洋高声一喝,姑获鸟反而瞪圆双眼,发出恐怖的咆哮,一阵黑烟席卷墓室,让人不由得退避三舍。但他按捺住小镇墓兽九色的冲动,免得它在打斗中伤了孩子,正如投鼠忌器。


不过,它的翅膀已为唐刀所伤,残破的羽衣被卸在地上,恐怕不会再有飞行能力。


他独自匍匐着靠近姑获鸟,双眼柔和:“永泰!永泰!你可认得我?可认得我?”


姑获鸟的目光变得疑惑,斜着脑袋,垂下发丝,仔细端详秦北洋的面孔。连带着它怀里的小婴儿,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都似在说:哇,好眼熟呢。


终于,姑获鸟——不,是永泰公主李仙蕙,认出了这张脸。


她的堂弟,睿宗李旦第六子,终南郡王,李隆麒。


刹那间,姑获鸟脸上写满各种表情,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就差泪眼婆娑。同为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辈,一千两百年相隔,姐弟在幽冥之下重逢。


“永泰,告诉你个秘密——你已化作魂魄,往生西天极乐世界。”秦北洋用半生不熟的唐朝长安音韵说话,有几个字用了日语的“汉音”,他编了个谎言,“听我说,我就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请将她还给我。”


姑获鸟将信将疑,再看襁褓中的小婴儿。没想到,这孩子竟然眨着眼睛,又点了点头,同意了秦北洋的说法。


秦北洋对孩子嘻嘻一笑,九色也同样地笑了。


永泰公主墓的地宫深处,这其乐融融的气氛有些诡异了……


于是,姑获鸟镇墓兽将小婴儿交到秦北洋的手中。


这孩子非但没有哭,反而给了他一个笑脸。


漂亮的婴儿,头发乌黑而柔软,脸形轮廓柔和,再看那双眼睛,必然是个小女孩。


忽然,姑获鸟想起了什么——刚才的决斗,正是秦北洋用唐刀斩断了它的翅膀。


它再次目露凶光,伸出刀尖般锋利的指甲,冲向秦北洋的后脖子,要夺回手中的小女婴。


九色伸出雪白鹿角,及时挡住它的指甲,救了秦北洋的性命。


与此同时,一团琉璃火球,再次击中姑获鸟的胸口。


这一回,怕是打中了镇墓兽的心脏灵石。姑获鸟惨叫着摔倒在石椁中,倒在墓主人的木棺旁,奄奄一息。


突然,孩子哭了。一双粉嫩莲藕似的小手,向着姑获鸟抓去,好像那才是它的亲生母亲。


秦北洋没抱过孩子,手忙脚乱地哄着她,低头看向石椁中的姑获鸟。


它恢复了正常的少女容颜,也许是永泰公主李仙蕙生前真容,它忧伤地看着秦北洋,看着貌似自己堂弟李隆麒的面容,幽幽地吐出几句话——


“奉天山兮茫茫,青松黛栝森作行,泉闺夜台相窅窱,千秋万岁何时晓?”


这是永泰公主墓志铭最末的四句话,几乎是对十七岁夭亡公主悲惨一生的总结。


然后,姑获鸟闭上眼睛,作为一尊忠诚的镇墓兽,结束了一千两百年的生命。


九色向它低头叩首,并没有像对待其他镇墓兽那样,吞吃它们的心脏灵石,显然是对永泰公主存有一份敬畏之心。


秦北洋微微叹息,抱着小婴儿往外走,却看到她伸手指着那头梅花鹿。


地宫角落有许多草料,甚至有一堆掩盖鹿的排泄物的沙土。母鹿胸腹晃着两只鼓鼓的乳头,必是在哺乳期。姑获鸟是镇墓兽,不可能产生乳汁,而这婴儿如何在古墓里生存?就是吃这头母鹿的乳汁啊。


姑获鸟想得倒是周到。它从山上抓一头哺乳期的母鹿回来,将它圈养在地宫后室,提供草料等食物,以便它能产出乳汁养活这小婴儿。


怪不得这孩子声音响亮,面色红润,手脚都有力量,生命力旺盛得不得了。原来是吃鹿奶长大的,就像一头风驰电掣的小鹿!


秦北洋想起父亲说过——庚子年,自己刚出生在白鹿原时,娘亲就去世了,回北京的路上,是一只母羊的奶养活了他。


他看着小镇墓兽九色说:“如果她的名字跟你一样该多好!”


尘埃落定,告别姑获鸟,告别永泰公主,秦北洋将女婴与梅花鹿都带出地宫。


不过,还有那只黑猫,始终跟随在秦北洋脚边,眼巴巴地张望襁褓里的孩子,不晓得它为何在这里。简单分析,得出三种可能——


其一,黑猫被姑获鸟从野外抓到墓里来陪伴小女婴,免得她孤单寂寞。


其二,黑猫循着古代盗洞,自己钻入地宫,却不知如何钻出去。出现在此,纯属巧合。


其三,黑猫原本就是唐朝永泰公主的宠物,作为陪葬品埋在地宫一千两百年。如果是,便似古埃及的猫木乃伊。至于为何又活了,鬼知道!


有一点可以肯定,黑猫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正好与这唐朝古墓与姑获鸟还有母鹿的气质相配。


这只猫,不一般。


果不其然,小镇墓兽九色讨厌这只黑猫,总想喷出琉璃火球烧死它,但被秦北洋阻止。


他们沿着墓道,拾级而上,将盗墓贼的尸体留下。再过一千年,考古队员进来,也会像他发现五代宋朝的盗墓贼遗骨一样惊奇。


最后,秦北洋猛吸几口唐朝大墓的气息,想着能帮自己多熬几天对付癌细胞。


走出墓道口,回到大年三十的雪夜。还没来得及深呼吸,就发现坟冢四周全是火把,上百个明晃晃的枪口与刺刀对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