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棒子 太粗了 不要|办公室啊好深重一点

知道杨二牛已经将自己给看穿了,一想到让一个男人知道了自己竟偷偷的用这种东西,她羞得将头深深的埋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只是没有吭声。


  见王艳红同意了,再一瞅她现在的表情,杨二牛一下子就心知肚明放心了,马上不管自己对她做出什么事儿,看来她都会无条件的配合自己了。这样一来,就算自己一会儿出了什么丑,或是像之前一样,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她也应该不会离开之后到处嚼舌根。


  杨二牛见王艳红紧张的浑身都在抖,再一看不远处有十几只眼睛正盯着自己这边看,也是脸上一红。


  杨二牛吞了口口水,指挥王艳红让她把身子转了过去,叫她背对着自己趴在箱子上。杨二牛心里很清楚,因为现在的这种情况,面对面的会让大家都紧张,所以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王艳红到现在了还是紧张的身子在发抖,即便是这样不过她还是按照杨二牛说的做了起来,杨二牛忍不住再次看了一旁观战的人员,不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在那些正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的女人,以为杨二牛要用那东西的时候,杨二牛却出乎意料的在王艳红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随即又站回了一旁,看情况他是根本就没打算自己动手的意思。


  王艳红都听清楚了,不过一旁的女人们却很迷惑,而见王艳红接下来那羞人的动作,都不由猜测起来,那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要先这样呢?


  于是大家更加仔细的看了起来,想要自己也趁着这个机会学一学。


  王艳红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就算是在家里用那种东西的时候,也是背着自己的丈夫不敢造次,哪里有想过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


  而且,这还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手造成的。


  一想到这里,王艳红不由得侧过头去瞥了王艳丽一眼,要不是她非要让杨二牛在这里教自己弄,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这么的丢人,一想到刚刚还笑话钱姐那么不行,现在就轮到了自己。


  不过王艳红也知道杨二牛说的有道理,如果自己不先让那地方湿润一下的话,等一会儿受苦的还不得是自己,于是便紧咬牙关开始行动了。


  当她开展着动作的时候,心里就在想,一会儿杨二牛弄的时候,自己就早点说已经学会了,这样的话就不会显得太丢脸。


  想着,王艳红也完全放开了……


  让杨二牛没有料到的是,这王艳红在如此多人看着的情况之下,还是太过紧张,再加上自己用手这么一刺激,忽然身子一软,轻呼一声,眼瞅着就要往地上倒了。



  杨二牛见状吓了一身冷汗,要是因为这样让她摔下来的话,那场面可就太过尴尬了,而且到时候杨富贵肯定会转身看个究竟,到时候再跟村长解释怕就晚了。于是杨二牛直接单手向李小红身下一抄,稳稳的托住了她的身子,以杨二牛的力量,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毕竟王艳红是个不到一百斤的苗条女人。



  只不过杨二牛这一托不要紧,却正正的托在了王艳红的关键部位,而王艳红现在因为不是用双手在支撑着身子,所以自己胸前的饱满,实实成成的压在了杨二牛的胳膊上,而偏偏在这个时候,杨二牛还没有办法收回自己的胳膊,只能任由着王艳丽那柔软的饱满压在上面。



  王艳红可不同于她的妹妹王艳丽,对于王艳丽来说,杨二牛只要给她一点刺激,她就忍受不住无法自己了。而这王艳红可就不一样了,三十来岁的年纪,正是那方面最强盛的时候,看杨富贵虚弱无力的样子,恐怕就是被她给折腾的。



  所以这样的情况,如果放在没人的地方,其实根本也就没什么,可现在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精神的作用已经远远超出了身体上的感受。王艳红感受着来自胸前的那种压迫感,和自己双手失控般的动作,只见她的身子顿时猛烈的抖动了起来。



  杨二牛一瞅王艳红这是快要到了,赶忙低下头小声提醒道:“千万不要出来啊,你必须得忍一会儿,我还没有用那东西呢,你要是就这么结束的话,你妹妹王艳丽那个死丫头,一会肯定又要找麻烦了。”



  虽然坐在一旁的那些女人,听不到杨二牛嘴里在说些什么,可他手上的动作,却被所有的女人全都看在了眼里。观望到了此刻,大家不由自主的,都向村长杨富贵的后背撇上了几眼,却没有一个人出声,都憋住了一口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们之前可是根本就不知道,那又短又粗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只是听王艳丽说用了非常的舒服,才十分好奇的想要一探究竟。结果没想到是跟这方面有关系的。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在这种场景之下,不管是三四十岁的妇人,还是二十多的小媳妇,就连其中几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都顿时觉得浑身燥热难忍了。



  只见她们一手挡着,一手摸向了自己腿间……



  而离杨二牛距离最近,也看得最清楚的王艳丽,则不只是被这种景象所吸引,在她那还很稚嫩的大脑之中,更多的是一种疑惑。她在想,二牛大夫教自己的时候,也没有和她做这样的姿势啊,为什么变成了姐姐,就要变成这个样子呢?



  她想问杨二牛,不过看了看所有人,还是没有张开口。



  杨二牛的心里很清楚,按照正常来说,一个女人需要预热的时间,要远远长于男人。所以,杨二牛一直都在用心的观察着王艳红的一举一动,从她身体的扭动和颤抖上,可以随时了解着她已经达到了怎样的时期了,他要在最为切合的时机,再给王艳红用自己手中的东西。



  因为杨二牛已经知道王艳红用过这种东西,如果要是自己不能给她带来更大的满足和前所未有的舒适,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她之前下的那么大的决心了。



  现在不止那帮女人难受,杨二牛的宝贝也同样不舒服,他不禁又看了看一旁的那些女人们,杨二牛实在是有些压抑,因为这种能看到却吃不到的感觉,实在不是一个普通男人能受得了的。



  杨二牛别无他法,只能是一边在心中默念我是个医生,我有责任要帮她们,一边想着自己这也是在为村里做贡献,以此来压制着自己心中的那股邪火。



  但是那种想要吃肉的冲动,还是一直在不断的影响着杨二牛,这让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毕竟在一个正常男人的面前,这样弄着他的女人,而这个男人还在一旁念自己的好,如果不是杨二牛定力非常的好,恐怕早就……



  就在杨二牛强压着心火的时候,王艳红却努力的清醒了过来,她呼吸急促的对杨二牛轻声说:“二牛大夫,你……你还是快点给我弄吧……”



  王艳红她也知道今天肯定是逃不过去了,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裁在了自己妹妹的手里。



  杨二牛随即点了点头,他声音微颤的说道:“好的……等你想让我……停下来的时候,你就……就告诉我一声。”



  此时他见王艳丽已经缓过了劲儿,杨二牛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于是颤抖着手将胶棒慢慢向腿间推送了过去,结果让杨二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压根就没费什么力气,那东西竟然在王艳丽这颤抖的身子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