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公朋友边看电视边玩\\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

“我在想……我是一个多么可恶的女人。”厉香桐瞅着石耀军关注着急的眼神,只要她皱一下眉、掉一滴泪,都会让他紧张不已,顿时心都痛了,配不上他的人是自己才对。

“我是。”厉香桐直起娇躯,然后倚进那副宽厚的xiōng膛,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就算举止亲密一点又何妨?现在的她是他的妻,不再是厉家大小姐了,要什么矜持、摆什么架子,她要让石耀军知道自己的心意,不再只是接受他的付出就好。

见厉香桐主动靠向自己,石耀军脸孔不禁又胀红了,想张臂抱住她,又有些迟疑。”不是,娘子是这世上最温顺聪慧的女子。”

和老公朋友边看电视边玩\\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拙夫的芙蓉妻

“傻子!”厉香桐忍不住嗔骂。

“只要娘子别哭,要怎么骂我都好。”石耀军慌乱地安慰。

闻言,厉香桐又想哭又想笑,遇上这么笨拙憨傻的男人,教她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我……喜欢相公。”话一出口,便感觉到石耀军全身僵住,她仰起螓首,看到他目瞪口呆的傻样子,教她想哭又想笑。

石耀军嗓音微颤地说道:”妳再、再说一遍!”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相公。”厉香桐梗声地表白自己的心意,在这一剎那,她冰雪般的心融化了,也完全接受了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不只是她的良人,还是要与她共度一生的对象。

“真、真的吗?我不是在作梦?”石耀军呆呆地问。

厉香桐咬住下唇,免得笑出声来,于是伸出两指,轻捏一下石耀军的面颊。”会痛吗?”

“一点都不痛,娘子要再捏用力一点。”

和老公朋友边看电视边玩\\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拙夫的芙蓉妻

“那这样痛不痛?”厉香桐再加了些力道。

“还是不痛……”石耀军痴痴地看着她柔媚的笑脸。

“傻子!”厉香桐娇嗔一声。”我可舍不得真的捏痛你了。”

和老公朋友边看电视边玩\\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拙夫的芙蓉妻

“那……娘子再说一遍,我就会相信了。”石耀军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这次他会仔细地听、用力地听。

厉香桐由轻捏着石耀军的面颊,改为抚摸着。”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相公,想要跟相公一起白头到老,可以吗?”这一刻她只是一个渴望能得到夫婿全心全意宠爱的女人。

“当然可以了。”石耀军覆住贴在自己面颊上的柔腻小手,几乎是用吼的。”只要娘子不嫌弃,我会一辈子都对妳好。”

“不许再这么说了……”厉香桐鼻酸眼热地责备。”在我眼里,再也没有一个男人能比得上你,你比谁都还要了不起。”

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一句话比这些还要动听,还要让石耀军高兴了,彷佛一瞬间拥有了整个天下,让他一把将厉香桐拥进怀中,搂得好紧、好紧。

第四章

这不是梦。

石耀军可以感受怀中的娇躯是热的、是柔软的,是这么真实,所以这不是梦,他的喉头不禁梗住了,以为还要等上很久很久,才会听到厉香桐对自己说出这句话来,想不到这么快就可以听到了,他真的由衷感谢老天爷这么善待他,此生再也别无所求。

“我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我可以做个好夫婿,让妳依靠一辈子。”这是石耀军的肺腑之言。

“你已经做到了。”厉香桐含泪地笑说。

石耀军激动地闭紧眼皮,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一直以为……娘子对我只有感激而已……每次听娘子这么说,我的心就会好痛。”直到此刻,石耀军才敢对她吐露自己的心情。”我从来不想要什么感激,只要妳有一点点喜欢我、在意我就好了。”

“对不起……相公,对不起……”厉香桐掉下一滴珠泪,顺着玉颊滑到下巴,原来她一直在伤害这个男人而不自知。

“不要!妳不要跟我道歉!”石耀军将脸孔埋在她的颈窝间,用力摇了摇。”就算只是感激也没关系,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有耐性,总有一天会让娘子喜欢上我的……现在等到了,那些痛就不算什么了。”

“你这傻子,为什么不早点说呢?”厉香桐这才了解到石耀军习惯把所有的苦和痛都摆在心里面,也不会说出来,这让她也紧紧地回拥,想要弥补他。

石耀军傻笑两声。”已经没关系了,我现在真的好开心。”

“相公今天累了一天,都没好好地坐下来吃顿饭,我这就去准备……”有这样的傻相公,厉香桐决定以后要加倍的疼惜他,不然这男人是不会说出口的,这点她得记住才行。

“可是……我现在想吃的不是饭菜。”石耀军感觉到柔软的娇躯紧贴在自己的身上,喉头不禁紧缩,嗓音也变得嗄哑了。